一個月半以來,每晚九點總會衝到電視前觀看人氣最旺的韓劇《巴黎戀人》,不准別人跟我搶電視,如今終於播畢,但是完結篇最令人失望,枉費人家為此劇著迷。
 
  言歸正傳,我看過不少韓劇,可以發現韓劇的風格跟台劇有些差異,值得討論。韓劇的主角開車講手機都會戴耳機,絕不一手持手機一手轉方向盤,做了良好的示範,我也注意到韓國手機比台灣還要進步,講手機還能透過螢幕見到對方的臉。

  韓國人的道德觀很強,不會隨便安排同居的戲碼,《巴黎戀人》的男女主角明明訂婚,仍從未同居過,頂多在同一個屋簷下分開睡,從頭到尾談的是一場純真又浪漫的戀愛,一點不濫情,就是因為如此才能深得人心;啟柱只不過是私生子,身邊的人就要緊張的拚命隱瞞事實,也有人企圖利用他的秘密來逼他家人屈服,連苔玲為了保護啟柱選擇分手;《嫂嫂十九歲》勝哲知道自己的母親就是當年遺棄心愛的女人的壞人,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水,頻頻向女主角道歉;我看了很納悶有那麼嚴重嗎?要是攸關人命那還得了了。

  台劇非常迷信俊男美女牌,一定要第一男女主角都是俊男美女,來個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韓劇其實不然,像《嫂嫂十九歲》,明明第一男主角是人氣大漲的金載元,結局卻安排女主角移情別戀,愛上一直在她身邊守候的第二男主角尹繼元,兩人共譜完美的結局。韓劇在乎的是真愛,不會因為誰是第一男主角或第一女主角,更不會因為誰較紅,就得安排他們相愛。

  常看韓劇不難發現,劇情會教觀眾如何愛人,《嫂嫂十九歲》的尹醫生知道姜醫師把心愛的人讓給沒有血緣的弟弟,調侃姜醫師,姜醫師笑著說:「其實忍讓跟犧牲的意思是差不多的,如果這是忍讓,我就會躲起來自我憐憫,不開心,這是最差勁的感情消耗品,我知道弟弟愛她的比我更深更真,所以不可以用忍讓來形容,這會傷我自尊。」還有,《巴黎戀人》苔玲對修赫說了「希望的酷刑」的涵意,就是喜歡一個人,不如為喜歡的人做些事情,明知對方喜歡自己,不給他任何機會,為的是不讓對方心存任何希望,否則對他就是一種酷刑。

  韓劇除了如何去愛人,似乎看不到因得不到芳心就施暴的劇情,愛人的方式較為含蓄,也不失風趣,不如台劇那樣大膽,但缺乏創意力,後來才知韓國電視台非常重視編劇,劇本是採用徵稿方式,一個電視台擁有上百編劇,競爭力非常激烈。

  韓劇的對話十分有意思,總是令人會心一笑,《巴黎戀人》三不五時將觀眾引進美好的回憶中,讓我們沈醉浪漫之中,有事沒事加進插曲,歌聲十分動人,雖聽不太懂,但是歌詞的意境非常美,完全符合主角當時的心情,但是插曲的用意是為何?是要讓觀眾跟著主角陷入複雜交錯的情緒,使我們感同身受,引起共鳴,成功的打入觀眾的心底,怪不得韓劇輕易擄獲台灣觀眾的青睞。

  不過,韓劇是浪漫過頭,不知這就是韓國人的民情還是賺人眼淚?愛不愛看韓劇就看見仁見智吧。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