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濕又冷的傍晚,看完電視,時間還早,我就先看書,盤算六點再去上皮拉提斯,才翻沒幾頁就停電,跑出來察看,只有我家那條街停電,後面的巷子供電正常,無緣無故被停電有點掃興,媽媽不能煮飯,老爸也不能看電視,有如原始的生活。

  六點準時去附近的教室,果然上課的地方還是有電。或許天氣很冷,去上課的學生包括我一共兩位學生,老師還是很認真的帶我們運動。下課從教室出來時外頭開始飄雨,我心想不妙,出門前以為不會再下雨就沒帶雨傘,雨愈下愈大,只得跑步回家,上課時消耗不少體力,下半身尚痠痛,邊跑步邊喘息,幸好不會太遠,還沒到家就在巷口看見窗戶一片漆黑,可知電力還沒恢復。
  打開家門進去,爸媽正坐在客廳裡聊天,沒有電很不方便,茶几上放著幾支手提電筒,老爸拿其中一支讓我方便做事,我帶進去洗澡,很久沒有摸黑。老爸說七點半電才會來,果不其然,洗完澡正在廚房摸黑找吃的,電就來了,重見光明的感覺真好,剛好趕上日劇「空姐真命苦」的結局。

  這個月正處於戰戰兢兢的狀態,所以無法悠哉的做自己的事,晚上都在看日劇,有我最愛的「醫龍」,紓解壓力。

  昨天突然很想傳簡訊跟董爺爺問候,上次手機遺失,董爺爺的號碼也跟著不見,跟媽媽要董爺爺的電話,媽媽說何不利用星期天去探望,我很久沒有看到董爺爺,很掛念慈祥的老人家,謝謝S的體諒,把好不容易喬好的約會延期。

  過年前行程表滿滿的,旅行、趕稿、喝喜酒、聚餐等,加上惰性又犯,難怪這個月發文進度愈來愈慢。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