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抵達大坑農場,抬頭看著依山而建的木屋,瀰漫著薄薄的霧氣,恍若戴著面紗的姑娘。

  大家提著行李,去服務台劃位,貼心的服務生告訴我們說,山上有很多蚊子,服務台提供免費的防蚊液,請我們多擦一些。

  放好行李後,大家迫不及待要出去走走,大坑農場傍晚的景色顯然優美,大夥忍不住當場搞怪起來,玩得不亦樂乎,裡面有SPA游泳池,大家換上泳裝下水游泳,剛到時有人準備離開,所以剩下我們三人,游泳池成了我們的天下,水深不高,只能玩水,暉雯跟泥巴吃完晚餐過來看我們,請暉雯替我們拍照。

  游完泳後,澡也洗好了,休息一會,芬問我們要不要出去吃宵夜,暉雯帶了九瓶啤酒,但是必須等小孩睡著後才能偷溜出去,故意關燈大家假裝睡覺,一歲半的沅栢可能玩得太高興,暉雯跟泥巴哄了半小時,遲遲不入眠,最後我們等不下去,還是大刺刺的起身出去。








  夜晚的大坑農場戶外佈置得十分浪漫,一串串昏黃的鎢絲燈亮著,彷彿在過夏天的耶誕節,咖啡廳晚上十一點關門,我們出來時已十點四十五分,但服務生沒有趕人的意思,問服務生可否外帶,確定可以,我們點不同口味的披薩,由於烤披薩需要的時間較久,我們坐下等候,這裡的服務生看起來非常年輕,最小的有國中生,應是趁暑假來此打工,約莫十一點半才拿到披薩。


  我們要喝酒,因為沒有小冰箱,帶出來一整天,早就退冰,但不好意思跟服務生要免費的冰塊,最後由耀德出面,直接跟服務生說我們要喝酒,可否給我們冰塊,服務生非常爽快的答應。








  提著啤酒跟披薩找個地方坐下準備暢飲痛快,耀德替暉雯宵夜送到房間,我們想試不同口味的披薩,於是分開交換,包括耀德的,交換好就開始盡情享受宵夜跟啤酒,耀德沒來,等了很久才見到他邊講手機邊走路,我們猜是女生打給他的,本想虧他,仔細看耀德的表情,卻是一臉凝重,芬立即說一定是公司打來的。


  耀德終於講完手機,馬上拷問他是誰打的,原來是大學同學,偷偷觀察耀德吃披薩的表情,但是他渾然不知他的披薩掉包過,完全沒發現每一片都是不同口味,我們忍不住大笑。

  深夜,大坑農場一片寂靜,只有我們四人把酒言歡,每人的心情慢慢的High起來,個個開懷大笑,唯一掃興的就是半夜的蚊子多得可怕,雖然擦過防蚊液,但還是躲不過蚊子的舌吻,邊喝酒邊抓癢,芬帶了面速力達姆給我們擦,還是沒用,除了宗勳外,我們的腳都變成紅豆冰,聊到凌晨兩點,我們才回房間睡覺,更爆笑的小插曲就在後面。

  回到房間後,發現龐然大物的泥巴趴著睡覺,雙腳張開很大,所以一隻腳延伸到隔壁的宗勳床位,宗勳不知如何把他的大象腳移開,只好換地方睡,此時泥巴轉身三百六十度,單腳完全佔據宗勳的床位,再過去就是耀德的床位,耀德見狀趕緊將床舖移過去,離泥巴遠一點,深怕半夜睡覺時不慎被粗重的大象腿壓到,我們看了都很想大笑,只能努力抿嘴不笑。

  暉雯知道後也是一直狂笑,問我們怎不拍下泥巴的睡姿,我們是想拍,但為了顧及他的尊嚴,還是沒拍下來,想不到暉雯的反應竟是好可惜。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