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生活步調都亂了,身體出現疲憊,媽媽幫我刮痧,這是我第一次刮痧,感覺怕怕的,結果出乎意料的不停大笑,逼得媽媽只能一手抓住我脖子一手刮痧,我依然笑的似乎要流淚,但是刮了之後居然神奇般的舒服,媽媽又幫我按摩右手,肌腱炎也很快的好起來,哇,真的要對媽媽甘拜下風。

  週末下午陪媽媽逛太平洋百貨超市,買了不少好吃的進口乳酪,接到Sam的電話,我們又提重重的袋子趕過去跟他碰面,雖然媽媽說不想跟我們一起吃飯要自己回家,但我也不想丟下媽媽一人,就拉媽媽一起過去。沒想到我跟媽媽因為太累都跑錯地方,一直等不到Sam,打電話問他在那裡,但我們都堅持沒看到彼此,最後問了服務台小姐,是不是還有別的服務台,哇靠,原來我們跑到大亞百貨,不是新光三越。

  跟Sam碰面之後,我立即向他求救,拜託帶我們去找好一點的餐廳吃飯好好休息,其實Sam也在發燒,還是硬著頭皮去上課,撐到下課才約我一起吃飯,放棄晚上的英文課,要帶我們去找餐廳吃飯,我體力快透支了,威脅他最好不要去太遠的地方,不然我會恨死他的。找了一家韓國料理餐廳進去用餐,YA~我的小腿終於暫時得到解脫。
  晚餐期間我跟Sam一搭一唱,逗得媽媽忍不住笑出來,也聊了很多事情,此時Sam慢慢的好多,完全看不出剛發燒過的樣子,媽媽雖然臉上不時露出擔憂的表情,不過我們看得開,很有信心掌握未來的理想,我們會堅持到底,因為我們沒那麼容易被打倒的。

  老哥幫我燒了2004-2006年照片光碟,有時間再慢慢上傳,順便修改文章,光整理龐大的照片快把我累死,真希望我有三頭六臂。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