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小學六年就一直坐在我隔壁。

  她是師長們眼中的品學兼優的模範生,考試總是第一名,詩書棋畫一樣沒有難倒她,參加書法繪畫比賽總是名列前茅。人長得亭亭玉立,是她父母的掌上明珠,每天打扮得像個小公主來上學,但我就是喜歡捉弄她,不時掀起她的裙子,惹得她一臉氣得嘟嘴,好不可愛。

  小學畢業之後,我赴外地求學,她則進入當地的明星國中念書,三三兩兩的書雁往返,大略瞭解她求學過程很辛苦,而我依然成天玩樂不愛念書,忙著追求學妹,恣意揮灑我的年少青春。

  國中畢業那年暑假,阿文辦個同學會,回老家參加同學會,得知她剛考上省立女中,而我僅考上三流高職,跟她的距離逐漸拉開一大段差距。好幾次偷偷望著她,她笑容如陽光般燦爛,我只能站在一邊默默的看著她持續發亮。

  高中時,因為家裡出事不得不辦休學一年,打工賺錢養家,念高三時就聽說她考上國立大學,正巧我昔日同學跟她同班,好幾次很想過去她學校找她,卻一直不了了之。

  直到高職畢業出社會工作,阿文約我去玩,她剛好放暑假,於是跟我們同行,她的笑容依然甜美,但她身旁多了一個很要好的男友,他們是非常登對的校園情侶,看她依靠在男友肩膀的幸福表情,心裡有些酸楚,只能怪自己不爭氣,配不上條件出色的她,更恨自己的出身低。

  跟交往多年的學妹分手,開始追求小學的另一個同學小梅,其實我非常同情小梅的遭遇,讓我起了不忍之情,有種想要保護小梅的衝動,將小梅接到中壢,順便約了也在台北的其他小學同學見面敘舊,她又出現了。那時她已大學畢業,在一家科技公司工作,留得一頭飄逸長髮,氣質出眾,內心再度動搖一下。

  我跟她,不論學歷、家庭背景、思想觀念,相差懸殊。曾經坐在我隔壁六年的女孩,僅僅幾公分的距離,竟隨著時空的距離愈來愈遙遠,她已不再是小時候可以玩在一起的小女孩。

  跟小梅在一起三年多,還是沒法忍受小梅的囂張本性,經過無數吵架以及分分合合,終於提出分手,恢復以往單身生活,還我自由之身。事實上,小梅已察覺到我對她的念念不忘,知道勉強在一起對我倆都不快樂,還是瀟灑地放手讓我離開。

  沒多久開始接觸電腦網路,心中對她的牽掛絲毫沒有隨著時間蒸發,記得她念大學時就很喜歡上網聊天,或許我可以試著這方法把跟她的距離拉近,找回屬於我的鄰座女孩。

  三年沒見,還是打簡訊告訴她我的MSN帳號,期待能在網上跟她重逢,沒多久,她回我訊,留下她的帳號,我喜出望外。

  見到她在線上,真的好開心,主動傳訊跟她問候寒暄,不知是否我多慮,她似乎對我愛理不理,始終沒提過她的事情,雖然她給我看她的網路相簿還有文章。

  我忍不住鼓起勇氣跟她表白,她反問我是在開玩笑嗎?之後她的回應開始很冷淡,約她見面,她也只說再看看。

  之後發現她還是有男友,也不願給我機會,受到挫折,但是,我怎麼沒想到,我跟她是兩個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她的世界是那樣寬廣,放的眼光更遠大,擇偶條件相對的提高,可想而知,我樣樣都不如她男友。

  喝了酒,仰望一下月光,不禁苦笑,原來我的鄰座女孩終究還是遙不可及。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