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一年一度偉大的母親節。

  早上差點睡過頭,起來後趕緊做蛋糕,原本要請媽媽吃大餐,但媽媽要減肥不想吃大餐。


  烤的蛋糕很成功,爸媽誇讚好吃,中午吃的是媽媽昨天去喝喜酒帶來的海鮮糯米飯,每次去喝喜酒,最期待的莫過於海鮮糯米飯,光聞香氣不知讓多少人垂涎三尺。

  媽媽問我下午要不要去醫院探望伯父,我想到媽媽出國期間,爸爸曾提過伯父住院,怕我會無聊就沒帶我去探望,所以我二話不說的答應。

  下午四點多,天空還是灰濛濛,跟媽媽一起出門,前往醫院,心情不覺沈重起來,伯父中風,認不得每一個人,後來情況每下愈況,開始住院。

  停好車,朝醫院步行,腳步聲愈來愈沈重,踏進病房,菲律賓外勞正在照顧伯父,替伯父拍拍背部,按摩雙腳,還有抽痰。好熟悉的畫面,安娜照料奶奶的畫面歷歷在目,心中湧起一股感傷,不知安娜過得好嗎?

  堂姐們剛出去還沒回來,我跟媽媽不打擾外勞照顧伯父,兩人一起走出病房,步行至走廊盡頭的休息室等候,我坐下,左邊是落地窗,放眼望去盡是城市全貌,前方正是走廊,兩邊並排著病房。

  長長的走廊在我眼裡,是那樣漫長。

  小時候,過年最喜歡收到伯父給的紅包,因為伯父給的紅包最大方,每逢大年初二,我總會在家等待伯父登門拜年。

  回到病房,正要請菲律賓外勞轉告堂姐,三堂姐夫婦回來,媽媽跟他們到外面談話,我不想加入,靜靜靠著牆壁站立,眼睛不時往天花板發呆,心緒湧入一片混亂,只記得偶爾家屬在我面前經過,瞥見一位婦人從前面的病房走出來,手上拿著沾血的衛生紙。

  不記得媽媽跟他們談了多久,直到母女離開醫院,問媽媽安娜是否還在原來的地方照顧老人,媽媽答是的,我聽了感到欣慰。

  回家途中,媽媽語重心長跟我說,堂姐打算明天讓伯父氣切,媽媽以過來人的經驗勸阻他們,因為奶奶氣切後,一年多一直痛苦的躺在病床上,意識清楚,但全身動彈不得,想說話卻開不了口,只能眼看著天花板,不如讓伯父不受折磨,早日離開人間,聽完我悄悄的拭淚,是的,媽媽說的一點沒錯。

  吃完晚飯,媽媽要我陪她去舊鐵道散步,很久沒有跟媽媽一起去散步,我答應了。媽媽問我還記得X老師嗎?他女兒結婚了,因為懷孕,我說喔,又是先上車後補票,媽媽笑而不答。

  今晚的風似乎漸大,路邊的波斯菊頻頻隨風搖曳。

  經過木棧道,我站在欄柵,往下面探頭,沒看見任何螢火蟲,去年九月曾在這裡遇見三三兩兩的螢火蟲,令我驚喜的說不出話來。

  走到橋頭,往馬蘭車站方向的路燈沒開,才折返回家。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