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六月跟媽媽看電視,轉台就看到新聞正在報導三峽大壩正式蓄水,我憂心的問媽媽:「不知縴夫們過得如何?」媽媽只有無奈的聳肩。

  中共為了興建大壩,長江沿岸成千上萬居民被迫遷徙,雖然中共有提供移民補助,但真正的受惠者卻是公務員,原本在觀光區做生意的一般人民,只得撿破爛來維持生計,許多古蹟文物如果來不及被搶救,恐怕將被迫永沈江底,而賴拉縴為生的縴夫也將失業,想到這裡不勝欷噓,不知他們現在過得如何?希望中共能安置他們,我看不可能吧!

  我發現,大陸古文物保留得非常好,甚至做得比台灣好,我們才能參觀中華民族豐富又珍貴的無數文物遺跡,地陪的專業能力也訓練得相當好,每次到一個景點觀光,都會請來當地的地陪來為我們講解,除了介紹當地的歷史地理人文,連當地曾發生過的大新聞也講得非常詳細、完整,所以聽得津津有味,印象深刻的是有位年輕的女地陪,能將文人的詩詞都背得滾瓜爛熟,指著每一個曾有文人足跡的地方,一字不漏的背出來。

  我很幸運在最後一年趕上最熱門的長江三峽之旅,探訪一些自古以來無數騷人墨客、謫官遊子流連徘徊的名勝古蹟,所親睹三峽的美景將永遠記在心底,偶爾回味。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