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媽咪寫下老巫婆大戰小魔女,引起很大的迴響,更不乏充滿關懷及同情的問候,只能說媽咪辛苦了。

Mandy小時候來台東住過好幾次,最長一次是一學期。因為小阿姨工作調派秘魯,Mandy小一沒念完就隨小阿姨過去那邊念書。三年後,小阿姨的工作調回台灣,雖然在秘魯上過中文學校,但畢竟跟正統的中文教育不能相提並論,學習效果有限,回來都跟不上同學的程度,也不能適應繁重的學校功課,不幸地,小阿姨工作十分忙碌,無暇指導她,剛好媽媽還在學校教書,教的又是國文,決定讓Mandy轉學來台東,好讓媽媽監督她做功課,沒想到這會是媽媽的惡夢開始。

Mandy不只很會賴床,動作又慢,刷牙洗臉要花上半小時,常令媽媽氣的抓狂,想打她卻不敢打,因為Mandy最痛恨別人碰她的身體。因此媽媽每天早上都要繃緊神經叫Mandy起床,不用說,天天遲到,也害媽媽上班遲到,因為很難搞,媽媽私下偷偷叫她「小魔女」,而Mandy也偷把媽媽畫的像「老巫婆」,一老一小的戰鬥不只明的,私下也來搞暗的。

以前媽媽常說我小時候脾氣很差,不好管教,但是自從Mandy來住我家之後,媽媽就沒再對我兒時的各種罪行如數家珍,還誇我跟哥哥很乖,不難叫起床,可見媽媽真的遇到一生中最大的對手。

我為何沒加入?別開玩笑,人家可是有氣質的水精靈,怎可以跟邪惡的小魔女交手,否則有損水精靈的高貴身份,還是交給老巫婆對付就綽綽有餘了,畢竟媽媽曾制伏過流氓學生。怎知那些兇惡的流氓學生竟比不上道行高深的小魔女,足以把媽媽弄得精疲力盡,甚至恨不得將小魔女送回小阿姨身邊,哇,這小魔女真的不能小看。

老巫婆跟小魔女鬥法的戲碼一旦上演,讓家裡的氣氛便立即陷於低氣壓,我跟老爸很識趣的自動閃避,眼不見為淨,老爸做他的烏龜精,在客廳裡翹二郎腿看電視,甚至冷眼旁觀,以免惹得一身腥味;而我都躲在書房搞起網路修行,避免被掃到颱風尾。

只要Mandy在家,我就沒法看電視,因為Mandy常霸佔電視,總不能叫我跟小孩搶電視,大人要有大人的風範嘛,她夜夜看到凌晨才回房間睡覺,隔天早上不用說,要媽媽叫好幾次才肯起床,然後帶著起床氣去上學,弄得雙方不愉快。

我很討厭Mandy嗎?一點也不,反而很同情她,只要她能改善生活習慣,我想我會好好跟她溝通。

學期一結束後,媽媽立即將她送回小阿姨身邊,徹底解脫,恢復平靜的生活,順便療養跟小魔女鬥法所受到的內傷。Mandy回到台北後,到了新學期卻開始拒絕上學,吵得不可開交,小阿姨只好讓她一人在家做自己的事。沒多久小阿姨的工作又外派,這次是舊金山,Mandy也一起跟著搬過去,眾所周知美國教育非常開明,更沒有升學壓力,相信那邊對Mandy而言,將會是最理想的讀書環境。

一去就是兩年,直到去年暑假回來度假,想不到幾年沒見,難搞的小女孩已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變得比較有禮貌。聽說Mandy在美國過得很快樂,因為課業壓力沒有台灣大,慢慢的,脾氣變好一點,不再當拒絕上學的小孩,反而很期待上學,因為可以上些她喜歡的藝術課程。

好不容易回台灣打下中文基礎,不能再次到了國外就忘得光光的,小阿姨讓兩個小孩在當地上中文學校,同學中大多都比他們年長,有不少華裔大學生,Mandy在台灣受過媽媽的訓練,加上常看電視,到了美國依然常上中文網站逛逛,聽說讀寫程度大大的超過大哥哥大姐姐,當起小老師教導「老」同學,讓Mandy的信心提昇許多。

去年暑假回台灣住我家,全家上下都戰戰兢兢剉著等,老爸更積極約釣友出去釣魚,一去就是一天,一星期至少有三四天不在家,所幸一個月家裡都平安無事,沒發生慘烈的戰爭。只是,她每天睡到十點多才起床,然後吃飯看電視,下午補數學,晚上學游泳,沒課就看電視,不然躲在房間裡拉小提琴。

有次我發現她睡的房間放著除毛刀,她才十四歲耶,天啊,那麼早就開始注重外表,比我還要懂保養,也會化妝。凌晨十二點多老爸釣魚回家,以為我們都睡了,看到剛洗完澡的Mandy披著長髮一個人在客廳裡擦身體乳液,嚇了一跳,想一想我當年可是為了高中聯考拚命念書,念得焦頭爛額,感嘆時代不僅不同,連教育環境也差很多。

如今看Mandy過得如此閒情逸致,令我忍不住搖頭,台灣跟她同齡的女孩都在忙著暑期輔導課,又要補習,升學壓力更重,相較之下,她真的太幸福。

暑假有很多我想看的日劇,為了不讓Mandy搶先看電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趁她跟媽咪出去散步,趕緊跑下樓霸佔電視搖控器,不給人搶走,擺明宣示誰也別想搶我的電視,老爸笑說我在佔位子。

今年,Mandy選擇留在美國度過暑假,不回來度假,這也好,媽媽不用頭痛,安心過她逍遙自在的退休生活,而我也不用擔心有人跟我搶電視,那麼,今年就度過悠閒的暑假吧。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