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二,下午來到大同戲院,這是台東唯一的電影院,我有十年沒來這看電影,之前都在台北看電影,大同戲院似乎沒什麼大大的改變,這次我們要看的是藝伎回憶錄,顧名思義,就是紀錄一個小女孩成為紅牌藝伎的成長故事。

  千代因家境窮困被迫賣給藝伎院當僕役,姐姐則賣給妓院,後來姐姐逃跑,加上雙親相繼病逝,留下千代一人繼續在藝伎院幫傭,遭受百般刁難,吃盡苦頭,直到大橋上遇見令她心動的會長,會長安慰她跌倒就要站起來,重燃自己人生的光明,暗中決定要成為藝伎,來接近心儀的會長。

  十五歲時遇到紅牌藝伎豆葉,接受嚴格的訓練,成為出色的藝伎,並改名為小百合。當小百合成為舞伎時,急切的問豆葉:「我何時能挑選旦那?」(旦那是指恩客的意思)豆葉跟她說:「不是妳能挑選,而是旦那挑選妳。」

  藝伎是日本活生生的藝術品,更是一種傳統文化,要成為真正的藝伎,唯一的辦法就是將自己的水揚(處女)獻給男人,一旦成為藝伎,就要終身不嫁,一生努力的取悅每一位男人,甚至只能做為男人的半妻,這就是身為藝伎的悲哀,說穿了,藝伎跟古代貴族公主一樣,不能選擇愛情,不能跟愛人廝守一生。

  掀開濃妝艷抹的面具,其實藝伎跟一般女人沒什麼兩樣,同樣渴望愛情的滋潤,放蕩不羈的初桃只能偷偷摸摸跟情人幽會;一向理性的豆葉,知道最愛的將軍以最高的價格買下小百合的水揚,私下賣給第二高價的螃蟹醫生;情竇初開的小百合一直愛慕著會長,但會長的好友和坤俊卻為她著迷不已,令她裹足不前。

  外表看似風光的藝伎內心的感情世界始終很神秘,不能輕易向別人訴說著自己的愛戀心情,更要強顏歡笑取悅男人,私下內心卻非常空虛,也不能渴望別人來愛自己,成為藝伎,是要付出更多的代價,不只青春,還有一生的幸福。明明喜歡上一個人,而不能光明正大的告白,這是很可悲的事,因為愛過,就要學會隱藏自己的感情,而不去傷害第三人,但是,真的只能眼看著讓幸福從自己的手中溜走嗎?

  藝伎主要是賣藝,不賣身,肢體動作必須優雅,更具備社交能力,贏得男人的心。藝伎界沒有真正的朋友,只有對手,藝伎除了賣藝、社交,私下還要跟其他藝伎勾心鬥角。

  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藝伎院立即沒落,鼎盛的藝伎文化不得不面臨歷史的衝擊,逼得藝伎流落街頭,小百合被安排在和服店工作,種田、洗衣服,沒人知道小百合曾經是風靡一時的紅牌藝伎,有多少人記得藝伎僅用一個眼色能迷倒男人?藝伎褪下華麗的面具,默默的為別人做苦工,內心是否感慨時代不同或眷戀男人拜倒自己的石榴桾下的那段風光日子,恐怕只有藝伎最清楚。

  一年一年過去,直到和坤俊出現,請她再扮藝伎來討好美國軍官的歡心,小百合得以重操舊業。因為一場誤會,小百合再也沒見到會長,以為已沒機會,最後會長還是回來找她,跟她表白,小百合聽了臉上隱約揚起嘴角,跟會長說:「成為藝伎,所走的每一步,都是為了會長。」

  此時,我看見小百合放下濃妝艷抹的面具,以一張素顏微笑著迎接屬於自己幸福的人生。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