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寒流來襲,媽媽還在滯留舊金山,遲遲不回來,只有我跟老爸兩人在家,想出去大啖火鍋又不想出去,誰叫父女倆都很怕冷,寧可躲在家裡當縮頭烏龜,剛好冰箱還有一包去年媽咪從大陸四川買回來的麻辣鍋底,老爸問我敢不敢吃麻辣火鍋,我說敢啊,老爸懷疑的打量我一眼,因為我從未跟家人一起嚐過麻辣火鍋。

  2002年我跟媽媽去四川旅行,對重慶的麻辣火鍋的印象十分深刻,這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品嚐麻辣火鍋,還是最道地的,火鍋湯頭上面浮著一層紅紅的辣油,教人看了蠢蠢欲動,既期待又害怕,很想挑戰自己有多能吃辣,果然辣的令人鼻涕直流,遠遠超過我的想像,不敢喝湯頭,只有夾火鍋料來沾醬吃,拚命灌可樂,服務生也不停遞可樂給我們喝,拜可樂賜之福,不至於拉肚子。


  這次煮麻辣火鍋讓人家很期待,結果吃了第一口,不禁想大叫,媽啊,好鹹,老爸也覺得太鹹,讓人家不想再吃第二口,但已放進不少料,本想硬著頭皮吃完,最後舉起白旗投降了,跟我在重慶吃到的差很多,老爸索性把麻辣火鍋都丟掉,連我最愛吃的玉米也扔掉,嗚,好浪費喔,但真的非常不合我們的口味,最好玩的是,我照鏡子發現嘴巴都紅腫起來,完全不用擦口紅看起來就很像有化妝。


  因為辣的很受不了,跑去7-11買汽水來降火,老爸買來的草莓,光看就垂涎三尺,嘴裡還在火辣辣的,馬上抓起草莓用力沾糖粉來吃,果然草莓解辣最有效,一下子化解要命的辣度,嘴裡變得甜滋滋的,內心湧起一種幸福的感覺。由於晚餐吃的不多,肚子沒吃飽,晚上九點多又出去買烤玉米來充飢。老爸打長途電話跟遠在舊金山的媽媽不停抱怨,她買的鍋底難吃死了,又鹹又油。

  聽說週四又有寒流要來,且離家近兩個月的媽媽回家了,老爸說到時就吃酸菜白肉火鍋吧!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