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7.07


早上用過餐,走出皇嘉大酒店,抬頭望見灰濛濛的天空,路面又濕,似乎剛下過雨,前一晚抵達重慶,都看不清城市原貌,白天一看,原來這就是重慶,給我的感覺是處於現代化與傳統社會之間的城市。

導遊為了讓我們瞭解當地市場文化,帶我們進去參觀,感覺跟台灣傳統市場有點像,桃子似乎是當地的盛產水果,到處都有不少人販賣桃子,我仔細觀察當地男生的皮膚,果然都是白裡透紅,連中年男生也是。


接下來搭車去可俯瞰重慶市景的鵝嶺公園,在那裡見到罕見的樹抱石、石抱樹,還有繩橋,其他也有假山,假水,假樹,鵝嶺曾是蔣介石和宋美齡的居所,紀念館擺著許多珍貴歷史的照片,如蔣介石和毛澤東的合照,也有一些名畫家的畫作,熊貓的國畫十分討喜。


隨後去附設的三峽博物館聽解說員講解,解說員一邊指千里三峽圖一邊講解那些地方將被淹沒,那些古蹟將被遷移,沿江有百萬居民將要被迫移民,讓我們更加的了解三峽工程的始末,也很期待隔天的三峽之行。

上車離開鵝嶺公園,沿著山走著,看到很多防空洞,有的把它當成家住下來,有的當停車場用,聽導遊說1941年6月5日週末洞口乘涼,日本飛機轟炸,死了上萬人。


來到畫家村參觀,原來我母校台藝就是四川藝術學院教師遷台而成立的,目前畫家村有十八位長駐國家一級藝術家,1986年之後才開始賣畫,另外國家有給付固定工資,之前都是私人收藏買的。大陸有三大美術學院:北京、重慶、杭州,畫家村裡有些作品看了很喜歡,偏偏有點貴,加上篇幅稍大,不好攜回台灣,只能望而卻步。


離開畫家村,要前往重慶指標-人民大禮堂,據說可容納四千人。人民大禮堂的特色是綠色琉璃瓦,大紅廊柱,白色護欄,重簷飛翹,亭略對稱,外觀金碧輝煌,氣勢宏偉,彩繪精雕,頗受中外人士讚賞。

中午在人民大禮堂裡的餐廳吃飯,我發現大陸很小氣,很愛斤斤計較,吃飯時喝飲料,如要喝第二杯就要加錢,且川菜似乎都很辣,同團小朋友非常不習慣,吃到快要流淚,又不能續杯,父母只能把自己的飲料分給他喝。


午餐後前往重慶博物館,館內展示恐龍化石及恐龍蛋等特色,也有展示被發掘的船棺,想不到大陸也有發現恐龍化石,保存得十分完善。

接著去黃花崗大橋旁的絲綢商場,有很多傳統旗袍,可惜在台灣似乎不常穿,只買了紅色細肩帶背心。時間還早,導遊帶我們去做腳底按摩,我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打盹,媽跟別人去做腳底按摩,聽她說十分舒服,人民幣80元,共做九十分鐘。


晚餐前趁半小時空檔去逛逛,我跟媽媽去買藥膏,還有普洱茶葉,突然看到重慶市也有家樂福,讓我們十分驚喜,除了招牌用簡體字,其他如標誌都沒變,不過我們沒進去逛。


在巴渝食府享用重慶名食-麻辣火鍋,有歌舞秀表演可觀賞,這是我第一次吃麻辣火鍋,超級辣,而且湯頭上面浮著一層辣油,真的是很油又辣,害我猛灌可樂,很慶幸餐廳提供的飲料都是免費,無限暢飲都沒關係。

我媽身分證生日雖然寫著7月7日,但那是農曆生日,那天正好是國曆7月7日,導遊特地買蛋糕替媽媽慶生,連餐廳司儀也廣播請當場所有的客人祝台灣朋友生日快樂,令媽媽非常不好意思(聽說蛋糕才人民幣10元,真是便宜)。


吃飽後原本要步行去觀賞川劇,不料外頭下大雨,我們只得搭車前往,導遊說重慶夏天常在傍晚之後下雨。

川戲有很多絕技,變臉、滾燈及噴火是川戲中的三大神秘絕技,源於古時的西蜀,而馳名於中華梨園。所謂「變臉」,就是用川戲演員在演戲時隨意變換臉譜,黑臉、紅臉、白臉隨意變換,最高段的可以連變12次之多,然後在好戲結束前,再變回原來的臉譜。至於到底是怎麼變的,只有他們自己人知道,從不對外公開,所以至今仍是秘密。

「噴火」是觀眾們誰也不知道演員如何隨時由口中噴出火來,卻又不受到任何灼傷,只好不停的乾瞪眼和拍手叫好。「滾燈」是演員在頭上頂一根蠟燭,再隨意的翻跟斗,邊鑽板凳或做其他種種高難度的動作,這是這根蠟燭無論如何也不會熄滅,更不用說從頭上掉下來。直到表演最後,提一口真氣將頭頂上的燭火吹熄,表示他們已可隨心所欲的控制頭臉上的每一塊肌肉,真的是神乎其技。

茶館除了表演這些外,也安排不同的表演項目,如二胡獨奏、古琴獨奏、琵琶獨奏或各式雜技等,一小時半的全套表演,真是精彩爆笑,絕無冷場。


看完川戲後,上車抵達碼頭,大家各自拖旅行箱登上總統四號豪華遊輪,算是四星級,當晚夜宿遊輪,第一次在船上過夜,感到很新鮮又興奮,但是要到隔天早上才能開船。


註:那年我尚未擁有第一台數位相機,感謝團員提供照片。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