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僑務委員會工作的小阿姨曾調到秘魯三年,帶當時還是小學低年級的表弟表妹一起過去,一個人帶兩個小孩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生活,想必吃了不少苦,記得有次不小心看見小阿姨從秘魯捎來的一封信,信上不免訴苦著待在異鄉的愁悶心情,形容這次調派生活水準不如台灣的秘魯,彷彿流放邊疆,看了令人心疼。

  我跟媽媽、三阿姨一起去送機,小阿姨匆匆打包行李,連衣著都隨便穿休閒裝,就急忙出發,在登機口外目送小阿姨及其子女三人逐漸離去的身影,媽媽眼眶泛紅。抵達秘魯首都利馬時剛好是元旦早上,受到當地華僑的熱烈歡迎,令小阿姨又驚又喜,但自己穿得不夠正式,十分不好意思,偏偏行李遺失,沒有正式的套裝參加官方為她舉辦的觀迎會,狼狽的借別人的衣服出席盛會。

  秘魯首都利馬的交通有如險象環生,闖紅燈是當地很平常的事,台北的交通狀況跟秘魯比較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長官出差至秘魯,由小阿姨負責接待,就領教小阿姨開車的高超技術,輕易閃過橫衝直撞的車子,毫不畏懼,不敢相信小阿姨在台灣是從未開過車,小阿姨是在去秘魯之前特地去學開車考駕照、學西班牙語(秘魯的官方語言是西班牙語),第一次正式開車上路就在秘魯,因為環境使然,令小阿姨不得不練就一流的開車技術。

  秘魯的警察制度也好不到那去,有次小阿姨開車載小孩去郊外遊玩,遇到警察開罰單,警察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小阿姨是外交人員,跟小阿姨說如不想被罰錢可以包紅包給他,小阿姨瀟灑的回答說請他開罰單吧,警察氣的當場開罰單給小阿姨,其實小阿姨之所以膽敢讓警察開罰單,因為在秘魯的外交人員可以享受不用被開罰單的特權。

  或許因為小孩子的學習能力強,表弟表妹念當地學校(美國學校的學費昂貴),很快學會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當小阿姨用一口破西班牙語跟當地人溝通時,表弟表妹就忍不住偷笑,小阿姨為了不讓孩子們忘記中文,假日讓表弟表妹去上中文學校,但課程進度有限,回台灣之後,花很多時間才趕上同學的程度。小阿姨在利馬租了一棟高級別墅,附有游泳池,表弟表妹放學就常在游泳池玩水,學會游泳,表妹曬得一身黑皮膚。

  我跟媽媽一直很想去秘魯探望小阿姨,順便探索傳說中的印加古文明帝國,可惜家裡發生某件事情,遲遲未能走得開。前年年底,小阿姨在秘魯的工作結束,準備調回台灣,帶小孩回到再熟悉也不過的環境,南北半球的氣候是相反,回台灣剛好是寒流來襲,小阿姨跟表弟便發燒感冒了。

  小阿姨是我見過最堅強最獨立的婦女,但卻讓別人操心,尤其是媽媽,姐妹情深,小阿姨在秘魯,一直保持聯絡,媽媽都會把小阿姨在那發生的趣事轉述給我聽。後來秘魯發生六級規模大地震,媽媽緊張的打長途國際電話給小阿姨,所幸小阿姨一家平安無事,利馬沒發生任何災情。雖然沒機會趁小阿姨還在秘魯時去探望她一家,不過希望有朝一日能踏上充滿神秘色彩的秘魯土地。

    全站熱搜

    水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